[养生有道] 两性健康频道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两性健康 > 生理心理 > 同性恋 > 正文
自述:女同性恋拉拉的性生活经历
养生有道 2013-11-18 15:51:15

人和人的关系就是这样吗?当我们亲近的时候,想贴近她,而能贴近了就想真正拥有她。不知道其他人的关系是怎么发展的,可能两性关系和同性关系一样都是有占有欲的吧!其实作为拉拉的性生活经历也很平常没有任何奇幻的色彩。

想进入她,拥有她的那一刻终于到来了,而我终于体验到自身性欲的全面勃发。以前我总是怀疑,觉得不止那么一点,但在宝拉之前没能想出办法来找到那震撼。”“和她做爱,我学习掌握她所需的特殊性刺激技巧,探索她的身体,熟悉她的体味和肌肤质感,同时我发现我也更爱自己了。”

当然,我们的性生活也会有问题。问题之一就是,有人会误以为我们的性生活不会有什么障碍。如果期待值过高就会出问题,总是期望和女人做爱会感受到“极乐,自发,本能,永远不会枯燥无味”。

同性恋者第一次做爱常常会牵扯很多非“性”因素。我们会感到某种性自由,我们会狂喜、快乐,吓得要死。可能要好几个月,甚至几年,才能完全明白我们性生活中变化的形式:我们喜欢什么,我们各自的障碍是什么。

有人以为与女性做爱可以“无师自通”──以为同是女人,我们都会十分了解对方所需要的刺激。不过,事实未必这么简单。

“性经验越丰富,我越清楚:己之所好未必是对方所欲,己之所想未必是对方所求。个体差异相当悬殊。各种都需要讨论,但往往没有什么讨论。”

“我性唤起很困难,一旦有了性唤起,我能轻易达到性高潮。我的恋人开始容易,但达到高潮很难,会变得十分沮丧。可是谁都不好意思提这事。”

“我们的性关系已维持一年半,十分热烈。可是当我们搬到一块儿住以后,性生活突然成了个问题。结果我们发现,我们俩的模式很不一样。她需要聊天,需要通过谈话感到亲热,要完全放松后才能进入状态。而我需要充份爱抚才能放松到亲热的说话,一进卧室我就会向她伸出手去,她立刻就僵住了。几个月我们想探出个究竟来,两个人都觉得糟透了。最后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在这个艾滋病和性传播疾病传播的年代里,做爱之前与情人讨论一下安全性生活是绝对必要的。认为女同性恋者不会有互相传染艾滋病或性传播疾病的危险,这是个神话。我们有危险。由于用不着和女同性恋人谈论避孕,我们可能会觉得谈安全性生活也难以启齿。但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她说她以前的恋人们没有一个在和她做爱之前问她是否感染过什么病。听到这里,我目瞪口呆。”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